对话美国参议院的加密币女王辛西娅·卢米斯 金色财经

对话美国参议院的加密币女王辛西娅·卢米斯 金色财经
2021年11月24日 23:42 金色财经

议员辛西娅·卢米斯(Cynthia Lummis)可能看起来不像你认识的典型加密币拥有者。她今年66岁,没有技术背景,但她是“长线持有者”。这位怀俄明州的共和党人解释了她为什么如此钟情于比特币。

比特币出现仅仅是在12年前。当时,在一个不知名的电子邮件列表上,一个匿名黑客(或黑客组织)分享了一篇长达9页的论文。根据德意志银行的数据,在当今世界,它是地球上第三大货币。

比特币总存量上限为2100万个,这意味着,与大多数纸币不同,没有哪家中央银行有能力滥发比特币。这就是卢米斯拥有数字货币的一个原因——作为对冲恶性通胀的一种手段。

然而,随着数字货币流行和价值上升,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正日益受到抨击。使用化石燃料进行比特币“开采”,促使埃隆•马斯克6月份停止了特斯拉接受比特币付款。

一个月前,在“殖民管道”(Colonial Pipeline,美最大燃油管道运营商)遭遇勒索软件网络攻击,黑客要求用比特币付款后,批评人士呼吁禁止所谓不可追踪的加密货币,他们声称这些货币受到了犯罪分子的青睐。

但是,加密货币的支持者仍然看到了这个新生行业的价值——不仅仅是作为一项投资,而是作为一种实现隐私增强和加速在线交易的手段。这在不太自由的经济体中尤其重要。正如卢米斯所说,“它为那些生活在恶性通胀或压迫性政府统治下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自由”。

今年6月,在迈阿密举行的2021年比特币大会上,《Reason》杂志的尼克 • 吉莱斯皮(Nick Gillespie)与卢米斯畅谈了比特币,话题包括人们对比特币的常见误解、加密货币缘何崛起,以及这一切和美国两个主要政党放弃财政约束有什么相干。

Reason:你是国会中加密货币的领军人物。你认为这种新技术价值何在,特别是当它与已经真正走火入魔的法币体系轨迹相交时?

卢米斯:我曾是怀俄明州的财务主管。我一直在寻求一种良好的价值储存方式,我认为比特币特别适合于担当这个重任。最终只有2100万枚比特币会被开采出来。我们意识到,这种稀缺性将保护它在未来的价值走向,这和我们每天都在印刷更多美元的情形形成了鲜明对照。

Reason:比特币,或更广义的加密货币,是美元的竞争对手吗?

卢米斯:比特币不是美元的竞争对手,但它对于那些像我一样的人来说,是一个替代性储蓄工具。我们担心,靠节俭省下来的美元,价值最后会远远低于起初被存储的时候。因此,我把比特币当成一个为我的未来储蓄的机会,它将会增值,而非贬值。

Reason:你拥有比特币或其他加密货币吗?

卢米斯:我当然拥有。

Reason:好的。你是做短线还是长线持有比特币呢?

卢米斯:哦,我是他们所说的HODLer(长线持有者)。我做长线——我会长期持有。

Reason:你正在努力将一个围绕加密货币的立法议程变成现实。你希望看到加密货币在怎样的监管框架下得到利用?目前,它基本上被视为一种私人商品,所以受到了资本利得税之类的限制。你认为事态将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你梦想中的未来是怎样的?

卢米斯:我们正着手创建一个监管和法定框架——一个沙盒,如果你愿意这么认为的话——在这个框架中,创新者知道各种参数,但这些参数不会限制他们在开发新用途、新工具、新机会时的创新。例如,区块链将提供机会,把合同和有关于该合同的资金或价值都置于区块链上。它不会被掺假,也不会错误传达合同的细节。它构成了一个安全框架。我们希望确保立法能维护这一点,并且不会扼杀创新。

Reason:因此,你希望有一套清晰的、可预测的、稳定的规则,这样人们就可以继续从事加密货币世界的建设。

卢米斯:没错,尼克。

Reason:这方面的时间表是什么,主要症结在哪里?主要是因为国会里面的人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是因为他们就像这样,“我不喜欢这个(新事物),因为它可能会影响我继续印钞的能力?”

卢米斯:现在,[问题在于]大家对分布式账本是什么,还缺乏了解或认识。比特币是什么,区块链是什么——对于大多数国会议员来说,完全是一个谜团。因此,首先将是告知、教育,引进可以帮助解释这个问题重要性的专家。……

Reason:你是否赞成美国也创建数字美元?

卢米斯:我赞成。

Reason:你不担心美国一旦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就会污染这个水池吗?

卢米斯:不担心。拥有数字美元,或者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和拥有比特币的理由不同。只要美元还在使用,就有必要让交易清算得更快,让人们有更多的机会使用美元的数字格式。使用比特币也许出发点不同,至少在最初是这样的。

Reason:所以为了购买即将合法化的大麻,你会在暗网上使用比特币,对吗?

卢米斯:[笑] 哦,我了解到一些软件可以检测到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欺诈或非法使用。而这通常与使用模式有关,这种模式要求冒犯与比特币相关的常规隐私,但该软件运行良好,可以辨别出非法使用的情况。

Reason:所以你不担心——我的意思是,这是反对比特币和一般加密货币的主要理由之一,随着它变得越来越流行,比特币只会被犯罪分子用于不良行为。你真的不轻信这种说法?

卢米斯:我完全不信。事实上,比特币用于犯罪活动的情况比传统法币要少。

Reason:数字化美元和其他国家的数字化货币会有什么不同?

卢米斯:如果推出数字化美元,由于我国的宪法权利法案,即第四修正案,它的私密性要好很多,会提供一定程度的隐私。

然后说到比特币,它甚至更加私密。它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是匿名的(anonymous)——它更像是假名的(pseudonymous),但它提供了隐私。在过去20年左右,似乎有很多共和党人已经脱离了这样的观念,即政府无权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你想要拥有隐私,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罪犯。但看起来,当涉及到比特币时,共和党一边很多人都认为,"如果政府不能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就应该严格监管它。”似乎他们是来自一个不同的传统。

当然。我想打消人们的顾虑,让他们认识到比特币,由于它具有私密性,是非常热爱自由的,也是自由导向型的。举个例子,如今委内瑞拉的人们可以私下里把他们的财富转换成比特币,这样就可以避免恶性通货膨胀和压迫性政权。它为那些生活在恶性通胀或压迫性政府统治下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自由。

Reason:这么说它在美国管用?

卢米斯:[笑]好吧,当看到通货膨胀不断加速时,我认为,应该提醒美联储,他们提出的2%通胀策略不起作用,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有太多钱在经济中漂浮。

Reason:你提到你对加密货币感兴趣,是由于你曾担任过怀俄明州的财务主管。那么在知识领域呢?你是如何接触到竞争性私人货币的想法?你是否读过弗里德曼或哈耶克的作品,或者说说你的想法源自哪里?

卢米斯:实际上,我阅读哈耶克,是在第一次投资比特币之后,那是在2013年。一旦投资了什么,冒了一些风险,你就会开始了解它。所以我把投资当成一个实验。这个实验不仅成了我的一种兴趣,现在还成了我的一种迷恋。

Reason:越来越多人反对比特币的另一个论点是,它是一个能源消耗大户。这个想法是,如果比特币真的成为一种全球货币,地球上(也许是宇宙中的)所有的电力都将用于比特币交易。你已经谈到了比特币实际上是如何帮助利用闲置能源或发展可再生能源供应。

卢米斯:我们知道,即使是现在,比特币的开采也有40%来自于可再生能源,而全球平均水平是12%。即使是现在,它也在更密集地使用非碳氢类能源。

而且在怀俄明州,你会看到一辆载满比特币挖矿设备的拖车停在一个油气钻井现场。他们会连接正在排放到大气中的天然气,这些天然气还没有进入管道,他们会把这当成一种能源。这实际上是在利用一种闲置和浪费的资产,并利用它来开采比特币。

Reason:为什么这一点没有得到更广泛的了解?

卢米斯:我想,需要像我这样的人解释一下。

Reason:加密技术,比特币,区块链,当你谈起这些东西时,有些人的眼睛会熠熠生辉,但也有许多人的脸色会变得阴沉黯淡。在比特币问题上,共和党会比民主党开明吗?是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存在代沟?还是沿海地区与农村地区之间存在差距?到底是什么情况?

卢米斯:这就是它的真正有趣之处。你说的一切也许都对,也许都不对。我们有一家金融创新核心小组,是我和亚利桑那州民主党人参议员克里斯滕·希尼玛(Kyrsten Sinema)共同创立的。它是跨党派的,两党都有成员。在众议院,两党中都有成员对加密货币、金融技术以及比特币感兴趣。感兴趣者包含所有年龄段的人。

我在这里[迈阿密会议]见到的大多数人都很年轻,比我年轻很多。他们和我女儿一样大。因此,当我试图弄清楚我们如何能够制定一个不扼杀所有这些年轻创新者付诸努力的监管框架,他们向我提供了信息和教导。我需要一段时间来理解他们的一些思维过程,因为他们在技术的理解方面远远领先于我。但我也在迎头赶上,我需要帮助我国会的同事们迎头赶上。

Reason:和我们在这里交谈的一些人,非常担心联邦政府会在将来某个时候对付比特币,要么接管它,要么摧毁它。你能告诉他们这一幕是否会发生吗?

卢米斯:我所接触到的那些政策制定者,和我想的一样,都想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我们想确保比特币、稳定币、代币可以创新,美元也能够创新,成为一种数字货币。人们可以使用的格式将比我们更老式的货币更方便用户。

年轻人已准备好接受它。我这个年龄段的人,要么对它感到紧张,要么认为这将破坏他们的生意(也许他们处于传统银行业中)。因此,我们必须找到解释的法子,好让传统‍银行家明白,是的,这将改变他们的商业模式,但不会带来破坏。我们需要告决策者,拥有各种各样、能够并存的这些机会来储存财富和价值,是有好处的。

Reason:你提到了你的年龄。你今年多大了?

卢米斯:我66岁了。

Reason:好的。所以你在参议院中属于年轻一代,对吗?你是否担心美国正在走向老龄化政治?我记得当年看到苏联领导人时,我就想,“哦,我的天哪,他们太老了。”但苏联解体时,他们才50多岁。你是否担心美国的领导层正在变老,而且随着这种老龄化,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也随之而来?

卢米斯:我所见到的,无论年轻人还是年长者,都非常担心印刷泛滥会毁掉美元的价值。这种共同的担忧是跨年龄段的。年轻人,和我这个年龄的人一样,担心我们花了太多钱——担心美元会贬值,担心会出现通胀,也许是恶性通胀。所以他们希望看到像比特币这样的替代品得到保护。我们希望看到代币和稳定币的开放,以便在美元表现不佳时有别的出路。这对两个年龄段的人来说,都是如此。

然而,我发现,太多国会议员继续相信,我们可以花更多更多的钱——甚至可以达到GDP的117%,还不会对经济产生影响。我相信现在看到的情况是,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将不得不调整。而可以调整的方式之一,就是为数字货币提供机会,这将有助于我们保护储蓄和财富。

Reason:共和党人在不执政的时候,对削减政府规模、影响范围和财政支出讲得非常动听。但在唐纳德•特朗普执政期间,开支大幅攀升,而在乔•拜登执政期间,开支继续突破上限。共和党内还有任何残余势力,一股严肃的残余势力,在谈论缩减政府规模、影响范围和财政支出吗?

卢米斯:这股势力过于弱小,被那些想要无止境花钱的人及不愿得罪他们的人所压倒。我认为共和党已经差不多抛弃了对债务、赤字和支出的关注。我竞选国会议员和现在竞选参议员的全部原因是,我关注债务、赤字和支出,但只有少数议员关心这一切,我是其中一员,我们有可能失败。

这就是比特币吸引我的原因之一,我想确保我们维护和培养它的能力。因为在将来某些时候,如果碰到黑天鹅事件,至少我们会拥有一个替代品。比特币代表了价值储存,我担心我们会因为美元而失去这种价值储存。

Reason:有没有民主党人也在担心财政支出问题?

卢米斯:当然有。我和一些人一起参加了一个叫做“负责任的联邦预算委员会”组织。这正是一个跨党派合作团体。它仍然健在。当我竞选美国参议员时,我不得不离开这家委员会,但我继续听取和借鉴他们的政策建议。

但是,我们知道自己在逆流而上,我非常想走平行路线。一种努力是拯救美元,另一种努力是给予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更多机会,以防我们哪天会出轨撞车。

多一人学习经济学,繁荣就多一分保障

译:禅⼼云起

上一篇:Solana公链热门GameFI项目汇总 金色财经
下一篇:Solana网络运行的技术逻辑 金色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