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密克戎是不是新冠疫情的终点?

奥密克戎是不是新冠疫情的终点?
2021年12月03日 18:36 《财经》杂志

  原标题:奥密克戎是不是新冠疫情的终点?

  文|《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郝洲

  上周,因为忙于写一篇关于英国社会流动的稿子,没有特别跟踪不断变化的新冠疫情新闻,交稿之后,我就在上周五按照预约,去疫苗接种中心打了加强针。

  回到家里,我在一个英国华人的微信群里不无得意地“汇报”了一下:

  “我刚刚打了新冠疫苗加强针,是辉瑞。”

  没想到,一位群友马上给我泼了一大盆冷水:“南非这个爆款变异体,刺突特征有重大改变,我们都在等待确认原基因疫苗是否基本失效,如是,打加强针也可能没啥意义。做好自我保护!”

  这盆冷水不仅彻底冷却了我的得意,也泼得我一头雾水:什么?又有了新的爆款变异体?难道是南非变异毒株2.0?

  这位群友不依不饶,继续@我:“在最糟糕的情形下(全逃逸+强传播力),打了旧版本mRNA疫苗加强针的,甚至可能更糟。”

  我立即上网,搜了搜相关新闻。看完如下带着感叹号的新闻标题,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南非又出现新变异毒株!”“存在大量突变!”“威力可能超过德尔塔变异毒株!”“不仅传播力极强,而且可能会逃逸现有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也把这个新变异毒株列为“令人担忧的变异毒株”,命名为Omicron,中文译为“奥密克戎”。

  我马上在群里回复:“这两天没看新闻,如果我在打加强针之前入群看看各位大佬的讨论,我就不会在今天当辉瑞过时疫苗的小白鼠了。后悔莫及啊!”

  一份什么样的圣诞礼物?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后来,我与一位朋友电话聊天,他的看法是:虽然辉瑞等几家制药公司表示可以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改进现有的疫苗,但时间至少需要100天,等到生产、上市、购买、运输、分发、排队、接种,至少需要半年,在这半年时间里,打了加强针,总比没打要好。

  接下去,英国政府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证实了这位朋友的说法。

  英国迄今已经发现了32个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病人。英国的应对措施是:在改良版疫苗研制出来之前,扩大现有加强针的适用范围——从40岁以上扩大到18岁以上;缩短第二针和加强针的时间间隔——从半年缩短到三个月;英国的目标是:在2022年1月底之前,让所有符合资格的人都能打上加强针。

  初期的研究结果也证明我没必要为打了加强针而后悔。12月1日,以色列卫生部长尼赞·霍洛维茨表示,早期的研究显示,针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现有的疫苗仍然具有保护力,而打加强针最有可能增强这种保护力。另外,以色列第12电视频道也在这一天报道说,辉瑞疫苗在预防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且有症状的病例方面具有90%的有效性。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在12月1日表示,她认为现在是欧盟成员国考虑为其国民强制性接种疫苗的时候了。

  但问题在于,我们迄今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了解仍然非常少。了解少,就无法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也是因为了解少,各界人士对这个新变异毒株出现了各种不同的解读。大致分一下,有“悲观派”“乐观派”“等待派”三种观点。

  “悲观派”人士认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刺突蛋白突变情况“非常可怕”,很可能比几乎所有其他变异毒株都更加糟糕;还有人说,新变异毒株是我们所见到过的“最坏”的,如果它能逃逸现有的所有疫苗,那么,人类两年以来的所有努力都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甚至有人认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将把我们送回到比两年前更糟糕的“地狱边缘”。

  “乐观派”则持相反的看法。

  例如,德国临床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教授表示,早期的报告意味着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会成为一份圣诞礼物,甚至可能加快新冠疫情的结束。他认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有如此多的突变,仅仅在刺突蛋白上就有32个突变,是德尔塔变异毒株的两倍。这可能意味着,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传播能力得到了优化,但并不那么致命。

  有人因此认为,这一变异轨迹和大多数呼吸道病毒的进化方式一致,这些病毒最后都变成了普通流行病。

  “乐观派”人士的依据是:南非医生表示,该国感染了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病人,症状都很轻,另外,世界卫生组织也表示,早期证据表明,迄今为止在至少 23 个国家或地区报告的大多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感染病例,其症状也都是“轻度”的。

  伦敦大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所长弗朗索瓦·巴卢克斯教授甚至说,我们不能排除一种“高度乐观的情况”,即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具有极强传染性,能够取代德尔塔变异毒株,但危害较小。

  “等待派”人士的观点则是:恰恰由于目前我们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了解太少,我们现在不能轻易下过于悲观的结论,也不能匆忙认为持续了两年的新冠疫情将会因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而终结,我们需要再耐心等一等,至少等两三个星期,看看科学家们对这个新变异毒株有什么新的发现。

  针对“乐观派”人士所引述的目前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病人症状轻微的例子,“悲观派”和“等待派”人士都反驳说,病毒感染往往始于轻度症状,而过去几波新冠疫情表明,感染各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的人通常是年轻人。

  不管最后的观察研究结果会证实哪一派的观点,目前各国政府都是谨慎为先,先采取严格的防范措施。英国保守党政府则因为对之前几波疫情应对不力,受到英国各方严厉批评,这次更是不敢掉以轻心,所以马上推出了种种抗疫措施。

  例如,英国下议院11月30日通过议案,规定与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密接者必须在家自我隔离10天,无论其疫苗接种状态如何。议案还规定,首次违反规定者将面临1000英镑的罚款,多次违反,罚款将最高达到1万英镑。

  而在此之前,感染德尔塔变异毒株和其他变异毒株的两针疫苗接种者可免除隔离。

  如今,这一议案已经成为英国法律,有效期一直持续到明年3月24日。

  做多?还是做空?

  投资界人士可能有“悲观派”,也可能有“乐观派”,但多数人应该不是“等待派”,因为他们没有那个耐心。他们必须根据目前已知的有限知识采取行动,或是做多,或是做空。这也就是为什么自从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被发现的消息被媒体广泛报道之后,全球金融市场(包括股市、大宗商品市场等)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的原因。

  高盛列出了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蔓延全球的不同后果可能让全球金融市场出现的四种情况:“严重下行”“下行”“虚惊一场”和意外的“上行”。这四种情况对明年的资产价格和宏观经济政策有着截然不同的影响。

  例如,如果奥密克戎变异毒株蔓延全球的后果验证了“乐观派”的观点,那么,它将推动全球经济增长,推高全球股市,并引发新一波大宗商品热潮。

  高盛认为,如果它列出的意外“上行”的情况出现,那么,全球通胀将下降得更快,因为支出将从商品转向服务,从而缓解供应链阻塞。

  不过,由于全球金融市场可能因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出现及其不确定的后果而面临数周的波动,一些投资策略师和经济学家都劝告投资者不要仓促行动。

  一年前,我为《财经》杂志“魏城看英伦”专栏撰写的第一篇文章的标题是:《身处全球恐惧的“新病株中心”是一种什么体验?》,当时我提到的“新毒株”,指的是英国土产的肯特变异毒株或阿尔法变异毒株。

  那时,新冠疫情已经折磨人类整整一年,天性悲观的我,私下里做了一个最悲观的预测:既然我身处全球恐惧的“新病株中心”,那么,英国乃至全球走出新冠疫情,至少还需要半年时间。

  又是一年过去了。如今看来,当时的我还是太乐观了。肯特变异毒株(阿尔法变异毒株)之后,人类又在2021年迎来了南非变异毒株1.0(贝塔变异毒株)、巴西变异毒株(伽玛变异毒株)、印度变异毒株(德尔塔变异毒株)等变异毒株,而离2021年结束只有一个多月时,南非变异毒株2.0(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又翩翩而至,这次英国虽然不是“新病株中心”,但截至本文停笔之时,英国已经发现了32个奥密克戎病例,有关部门警告说,未来几天还会发现更多的类似病例。美国也在12月1日发现了它的第一个奥密克戎感染病例。

  如今看来,新冠疫情的持续时间很有可能超过西班牙流感,新冠病毒的变异进化能力可能也已超过了西班牙流感病毒,不知如今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究竟是带来疫情终结喜讯的喜鹊,还是带来疫情进一步恶化凶兆的乌鸦?

  不管两三周之后全球科学界对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初期观察研究结果将会验证“悲观派”还是“乐观派”的观点,对于全球何时最终走出新冠疫情这个问题,我是不敢过于乐观了。

上一篇:全美5个州现奥密克戎毒株感染者 民众蜂拥打疫苗
下一篇:秘鲁收紧防疫 首都等多地将在年末年初实施宵禁

热门推荐

收起

重要时刻,中塔举行联合反恐演习!赵克志致函

  • 2021年08月18日 14:53
  • 长安街知事

假指纹、假签名、被迫卷入的贷款担保案

  • 2021年08月18日 12:14
  • 新京报

改名字求运、找高人化劫 嚣张厅官终于败露

  • 2021年08月18日 11:14
  • 长安街知事

31省区市新增确诊病例28例 其中本土病例6例均在江苏

  • 2021年08月18日 08:38
  • 国家卫健委网站

“稳定脱贫”在习近平总书记心中有多重

  • 2022年01月28日 23:41
  • 新华社

美国第四批军事援助物资运抵乌克兰

  • 2022年01月29日 03:09
  • 央视网

德国经济2021年增长2.8%

  • 2022年01月28日 23:53
  • 央视网